請百度搜索山東旭豐農業發展有限公司關鍵詞找到我們!

公司動態

為村民守住田 為游人留住景

文字:[大][中][小]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7/10/17     瀏覽次數:    

位列我國首批農業文化遺產,卻遭遇拋荒窘境,看紫鵲界梯田如何重煥光彩——

編者按:千百年來中國農民辛勤耕作,不僅養活了炎黃子孫,還創造了豐富的文化遺產和農業景觀。然而隨著傳統種植效益降低,農民種地的積極性受到影響,部分田地撂荒,珍貴的農業文化遺產也受到威脅。如何解決這一問題?我國首批重要農業文化遺產之一的湖南紫鵲界梯田為此作出了有益嘗試,政府、企業、種植戶通力合作,共贏發展,既留住了美景,又扭轉了種地虧損的局面。

“紫鵲界梯田依山就勢而造,小如碟、大如盆、長如帶、彎如月、形態各異、變化萬千,宛如天上瑤池,人間仙境。”這是最新湘教版的高中必修教材中,對位于湖南省新化縣紫鵲界梯田的描述。

如此美麗的風景,源于2000年前的先民以愚公之志的辛勤勞作。如今的紫鵲界梯田,已是國家4A級旅游景區,是中國首批19個重要農業文化遺產之一。

梯田之美在于稻。然而,隨著傳統水稻種植的比較效益越來越低,游人眼中的景點,卻成為紫鵲界景區農戶心中的“痛點”:人工種水稻,意味著一畝要虧損幾百元;不種,梯田的美將不復存在。

“水稻是紫鵲界梯田的靈魂,絕不能讓紫鵲界梯田失去了‘靈魂’!”新化縣縣委書記朱前明表示,要堅持“開發與保護并舉,傳承與創新并重”,為村民守住田,為游人留住景,讓紫鵲界梯田重新煥發魅力。



一諾千金。旱化治理工作實施兩年來,2422畝梯田重新回到了紫鵲界。“十一”國慶節,在水稻豐收之季,游客紛至沓來賞美景,村民以田為媒促增收。

整土還田:種植效益低誰來接過“燙手山芋”

“紫鵲界每‘走’一位老人,就要荒一片地。”當地一位農民說,這是紫鵲界梯田近年來逐漸減少的最直接的原因。

而當記者徒步爬上梯田,就更深刻地理解了拋荒最根本的原因:田塊小,最大的不過一畝,最小的只能插幾十株禾,地形復雜、輾轉盤旋;田埂窄,很多地方容不下一只腳,行走在田埂上需要格外小心;坡度大,平均坡度在45°左右,農機上不去,插秧收谷全靠肩挑手提。

紫鵲界水車鎮老莊堂水稻種植專業合作社理事長羅崇鐵給記者算了一筆賬,純人工種植一畝水稻物化成本加勞力至少需要2100元,而按每畝產量400公斤計算,按照目前的稻谷市場價每50公斤140元,畝產值才1120元,每畝凈虧損980元。

低效益下,農戶要么棄種,要么改種。據調查,2015年末,紫鵲界梯田核心區內,梯田退化面積近1/10,每個核心景點均存在斑點狀拋荒或旱作現象,從山下至山上逐漸嚴重。

“在別的地方,只要種上作物就不算拋荒,而在紫鵲界,不拋荒意味著必須種上水稻。因為沒有水稻,紫鵲界梯田將不復存在。”新化縣農業局局長陳永忠對記者說。

其實,紫鵲界種稻也有其天然優勢。這里植被豐富,雨量豐沛,背風向陽,光照充足。而且梯田蓄水能力強,沒有一口山塘,也沒有一個水庫,是一個原生態的自流灌溉系統,山有多高,水有多高,田就有多高,基本上是水旱無憂,古有“天下大難,此地無憂,天下大旱,此地有收”之說,是世界灌溉工程遺產。

最大的問題是,誰來種稻?在這里種稻,一算賬就是虧,誰還愿意接過這“燙手的山芋”?

記者見到60歲的周海連時,她正在田里忙活。盡管丈夫身體不好,但為了保住口糧,她還是咬牙堅持種稻,不僅種了自家的田,還流轉了十畝別人家的地。

正是抓住不少農戶對土地這份難以割舍的情感,2016年,紫鵲界核心景區水車鎮做了大量工作,引導農戶成立了8家合作社及農場,開展了“整土還田”的旱化治理工作。

龍普水稻種植專業合作社就是其中一家,在理事長奉印輝等人的帶領下,合作社以每畝200元的價格流轉了188畝土地,并疏通和整理水圳2026米,保證了灌溉系統的暢通。2016年正月初八,合作社就開始組織勞動力對多年棄耕的地清除雜草、翻耕灌水、退土還田,同時對梯田進行全面修繕。短短一周時間,瑤人沖梯田就呈現出煥然一新的面貌,田埂無雜草、無塌陷、無零星斑點狀旱化,梯田渾然一體,美景重現。

開荒改田:獎罰分明墾荒種稻每畝最高可補貼2500元

“我們不僅把撂荒的田‘還’回來了,還把不少荒山改成了水田。”奉印輝告訴記者,為了打造更美的梯田,合作社把核心景區觀景臺可視范圍之內的23畝荒坡全部開墾了出來。

這樣的干勁源于新化縣對紫鵲界梯田旱化治理工作開出的“良策”。

為了激勵種糧主體的積極性,從2016年起,按照旱化拋荒程度,新化縣財政對耕種承包觀景臺可視范圍內梯田的種糧者給予補貼。過去沒有拋荒現象的,每畝補貼200元,拋荒程度較輕的每畝補貼500元,拋荒程度中等的每畝補貼1200-1500元,拋荒程度嚴重的每畝補貼2000-2500元。

與此同時,一套獎罰分明的制度被建立起來。外地認租和流轉梯田的,設立土地流轉獎、種田能手獎、梯田衛士獎。而對于棄耕棄種兩年以上且限期未復耕的村民,按照相關法規,無償收回土地使用權,重新發包該土地的承包經營權,同時不能享受旅游所帶來的相關利益。

新開的荒地如何變良田?新化縣農業局副局長康忠訪告訴記者,必須實現改地力、改良種、用良法三者合一。

新改的田關鍵要解決“肥”和“水”的問題,紫鵲界的梯田都以施用有機肥為主,先培養地力。同時采用“冬浸蓄水”的辦法,即冬天讓水滿田疇,既增加冬季梯田的觀賞性,又解決春耕生產的爭水難題。

“由于紫鵲界梯田海拔高,平均氣溫比山下低,因此,品種選擇需要格外講究。我們選擇生育周期比較長的優質高產品種,既能保證國慶黃金周的觀賞性,又能避免倒伏影響產量。”康忠訪說,結合“湘米工程”,新化縣農業局每年在海拔500-1100米的梯田景區內引進5-10個水稻新組合進行多點試驗示范,目前向合作社推廣的品種有“桃優香占”“泰優390”等。

“良種需配良法。”水車鎮農技站站長羅志柏告訴記者,紫鵲界梯田是理想的綠色生態優質稻米生產基地,為打造優質稻米品牌,在水稻生產過程中,絕不允許出現化肥和農藥濫施濫用的情況,而是在合作社的統一指導下,統一使用生物有機肥料和高效低毒環保農藥。

造景美田:市場撬動讓農業和旅游、企業和村民共贏

“紫鵲界梯田必須要滿足口糧、市場和景觀三個需求,同時,必須釋放出多重效益,才能實現可持續發展。”水車鎮鎮長李勁直言,僅靠政府推動和有限的財政補貼,紫鵲界梯田的發展依然缺乏后勁,根本之策是通過市場撬動,讓農業生產和梯田景觀形成良性互動。

如何實現“田”與“景”的和諧發展?李勁說,旅游只有兼顧村民利益,才能形成共贏發展的局面。

紫鵲界梯田旅游開發有限公司經與村民多次商討,決定每年將門票收入的10%返還給村民,把村民的利益與旅游公司的利益結合起來,讓當地村民享受到旅游發展帶來的實惠,實現旅游利益共享模式化,積極種植水稻,維護梯田景觀,使紫鵲界旅游真正實現可持續發展。



收益機制理順后,政府在“造景美田”上狠下功夫:一方面夯實田間基礎設施,使之“宜種宜觀”,在九龍坡、八卦沖、瑤人沖、月芽山等梯田景區分別建設了步道,既方便農民耕種、收割,又方便游客梯田漫步賞景;同時,豐富旅游業態,使之“可賞可玩”,開辟“農事體驗區”,讓游客深入體驗紫鵲界梯田獨特的農耕文化。

為了豐富梯田景觀,滿足不同游客的觀賞需求,2016年,當地政府出資,在九龍坡梯田、貢米嶺梯田利用彩稻打造出了紫鵲騰飛、月兒彎彎的造型。同時在紫鵲界山門口,打造出了可觀可賞、可供游客體驗農耕文化生活的“稻夢空間”,吸引了大批游客。

合作社也在想法子讓稻田變美。今年七夕節前夕,既是合作社理事長又是農莊老板的羅崇鐵應景地曬出了自己設計的“520”彩稻造型,經朋友圈傳播后,前來觀景、住宿的游客激增,彌補了單純種植水稻的低效益。

本文轉載自網絡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15753967650
掃一掃 瀏覽手機站
華人碼

魯公網安備 37012502000333號

新世纪娱乐app